《娱乐:我的学生都成了大明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周峰,刀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娱乐:我的学生都成了大明星

小说:都市

作者:林珏

简介:【偏日常+偏后宫+偏慢热+硬核文娱】(非系统、非无脑爽,认真讲故事)江不凡重生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2007年。前世的热门歌曲,影视剧许多都未曾出现!他明白属于他的时代到来了!可是刚重生的他,就欠下巨债!听说艺考培训班来钱快,那咱也整一个!于是,超凡培训班诞生了!招的十名学生,好像很有潜力的样子。是不是要顺带培养一下?只是一不小心,都成了大明星!

角色:周峰,刀哥

娱乐:我的学生都成了大明星

《娱乐:我的学生都成了大明星》第1章 传唤室免费阅读

深秋的清晨,窗外依旧郁郁葱葱,一对麻雀正在树枝上叠着罗汉,叽叽喳喳,叫的欢快。

窗内透着几丝晨光,屋门紧闭,屋子狭小又昏暗,屋顶的白炽灯亮一会暗一会,偶尔还会闪烁,折腾了快一夜,总算灭了。

整个屋子顿时昏暗的宛如与世隔绝。

江不凡挪了挪屁股,发现不论自己怎么调整,这巴掌宽的椅子,只能坐下半边屁股。

想躺,躺不下。想坐,坐不稳!

爷服了!

一夜未眠,整个人疲惫不堪,他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摇了摇有些僵硬的脖子,长呼了一口气,心中仍旧不能平静。

是的,他刚来到这个新世界!

前世,他通过十多年的努力,奋斗成为了一名十八线小明星。

就是那种见人忘名,听名忘人的类型!

但他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小日子过得还挺不错,后来逐渐堕落,沉迷于灯红酒绿的生活中,无法自拔。

人也日渐消瘦,精力一天不如一天,最终倒在了纸醉金迷的床上。

也许是病床前他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冥冥之中的祈求,得到了回应。

新的世界,新的地方,新的人生!

前世的不甘与今生的烦恼,混乱了他的脑袋,一整晚才理清一点头绪。

这是一个似乎相同,但又不同的世界。

鬼知道这边的历史发生了什么?

平行世界?

谁知道呢?

他也搞不清楚,也懒得搞清楚。

他怀念前世的人和事七秒钟,艰难地走出了悲伤的阴影。

能重新活过来,能再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波赚了。

只是现在的处境,好像也不太妙!

不仅不太妙,还有点担忧。

他现在呆的地方有些特别:蓝海星球,大周国,直隶江海府,江海警务局海东分所,二号传唤室。

他因涉嫌经济诈骗,被依法传唤。

报案人是他的电影投资方,也是电影《江海爱情故事》制片方之一,金光影视。

其实他也是受害者,因为真正干这事的人,不是他。

而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周峰!

只是周峰半月前卷了五百万资金跑路了。

两世的历史进程虽然不同,但世界各国的格局与经济发展程度却又惊人的相似。

现在2007年的时间节点,也就是说现在拥有五百万,基本算是财务自由了。

周峰是有预谋的,早就与金光影视的制片小姑娘,里应外合,一起卷钱私逃!

这其中还包括江不凡投入的近五十万!

正因这五十万,既不是专业出身,又没有背景的江不凡,才能混到副导演兼男二号的机会。

而据警方统计,这样的男二号和副导演受害者不止他一个。

他为了进入娱乐圈,不惜借资进组,就这魄力和傻劲,也是没谁了。

这部都市爱情片,计划投资一千万,金光影视只投五百万,另一半需要周峰自筹,他利用业内的人脉进行运作,项目筹备的都差不多了,就等开拍。

谁知金光影视觉得这部片没啥前景,想中途撤资,这直接导致周峰一不做二不休,打着金光的招牌,拿着剧本和宣传资料,骗了一堆一心想往圈子里钻的人。

至于金光影视为何敢出资投周峰的都市爱情片?

这个就是周峰的本事了,他本就是行业资深从业者,更是金光影视的前员工。

江不凡与他也是在四海酒吧认识,经验不深的他,稀里糊涂的就入了套。

他不过是个一心一意只想往娱乐圈里挤的傻子。

就像后世的各种电话诈骗,哪怕看起来很LOW的套路,但依旧有人深信不疑。

甚至有的受害者学历还不低,简直刷新路人三观。

半月前,江不凡就已经报过案了,按警察掌握的线索,周峰两只鸟人已经飞出国了,短时间追回来的可能性极小。

这些天来,他就自闭了,一直在逃避现实,心如死灰,驻唱也不干了,整日买醉麻痹自己。

他的那五十万里,一部分是他在四海酒吧这些年驻唱赚的积蓄,约十万块,还有信用卡套的十万,以及问几个朋友借的十万。

一想起,另二十万是借的利钱,他此时头皮就有些发麻。

联想起前段时间,他收到的追债电话,脑壳就疼。

他可不想刚穿越,就遭遇什么“意外”啊!

他猛然从椅子上弹起,在小屋子里来回踱步。

得尽快还债!

他父母只是偏远小县城开面馆的小生意人,起早贪黑,挣点辛苦钱,家里可没多少余钱。

前些年堂哥一家进了传销,把一窝亲戚给洗个干净,也欠了不少钱。

唯一的家产,也只有那二十平米的门面房,这房子是父母的命根子,死活不会卖的,就算卖也值不了二十万。

他上面还有个哥哥,正在京城读研究生,还谈了个女朋友,平时花销不小,大多靠家里供应。

而且父母一直不支持他学艺术,在酒吧的瞎混,只想让他跟表哥学修车,老老实实过个安稳日子。

这让他与家里一直有些矛盾,已经好几年没联系了。

毕竟血浓于水,只要他肯低头认错,父母也会支援个十万八万,但父母肯定会让他回老家,放弃娱乐圈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等他学好修车技术,给他开个修车店。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更不用说是修车了。

只能干老本行了呀!

前世,他作为三栖小明星,虽然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但在圈子里混的多了,什么都略知道一点,懂点音乐,有点演技,混过综艺,干过幕后打杂。

大周国的文化历史与前世同源不同路,就连如今的音乐、电视、电影、综艺,发展都不完全相同。

就拿他目前脑海中的信息来分析。

许多歌曲电视电影与前世都不一样,前世有的,这里真不一定有,这里有的,前世也不全有。

当然也有一部分还是相同的。

不过,好的一面是,大周国在版权这一块,对盗版打击力度很强,虽不至于完全消灭盗版,但还是让原创文化公司有很大的生存空间。

这也保障了许多娱乐公司的利益。

不然各大音乐唱片公司,大概率会倒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半路上。

如今许多互联网音乐平台线上的销量下载收益,仍低于实体唱片,但已经占天下三分,有着巨大的发展趋势,引来不少资本。

音乐,抄?

影视,抄?

这个他最拿手,最擅长。

前世,翻别人的曲,编自己的词,就是原创,更有甚者,直接拿来主义。

不对,文化人的事,应该说借鉴!

他兴奋地跳起来,踩在椅子上,插起腰,摩挲着略带胡喳的下巴,右腿习惯性地抖个不停,整个人也兴奋起来。

未来可期呀!

想想,还挺兴奋的。

“江不凡!”

江不凡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头。

一身蓝色警装的女青年,推开传唤室的铁门,吼了一声。

声音很尖,在狭隘逼仄的屋里回荡,老旧的铁门被震的微颤。

此时江不凡正背对着她,全身抖个不停,他脸上全是血液上头的胀红,双眼也是猩红地望着她,嘴角甚至还带着诡异的笑,以及下意识的吞咽。

女警感觉画面过于猥琐,直接转身,同时用膝盖在铁门上顶了一记。

“轰隆”一声,铁门凹下去一个小窝,他的耳膜也被刺的生疼。

他小心地绕开那个齐腰高的凹陷,闪出门去。

“你可以走了!”

女警扫了眼他浅蓝色牛仔裤,上面有许多深色斑块,顿时眉头一锁,鼻孔看他,手中提着一只装手机和钱包的袋子,有些嫌弃的扔给他。

顺着对方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裤子,昨天被传唤时,他正在酒吧喝酒,不小心被红酒洒到了。

他见对方一副嫌弃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要解释一下?

对方的样子很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他也没了再说话的兴趣。

算了,走了!

他掏出海棠m520音乐手机,转身出了门!

手机时间:2007年11月15日,早上8点!

只是,怎么没有信号?

“您的手机已经欠费停机,请及时缴费!”

警所大门外是老街区,两边都是一排排的常青树,他有些茫然地东张西望,定了定神,招手拦了一辆黄绿的士。

还没等他上车,迎面两个男青年走上来,穿着皮夹克的小伙,嘴角带着半边笑,歪头掰着手指,直接朝着的士摆了摆手。

“没你的事!”

司机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瞬间跑个没影。

“你小子挺能躲呀,找你好些天了,电话也不接是吧?”穿皮夹克上前推搡了一下他。

他不认识这人,看样子来者不善,下意识地躲过去,不过另一个大个子,他认识,还是熟人。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身后的警所。

大个子拉住皮夹克,朝江不凡说道:“凡子,别怪兄弟们。刀哥请你!”

江不凡高中毕业来到江海,一开始就在四海酒吧做服务生,后来做了驻唱。

大个子正是四海酒吧里,平时看场子的小弟,北方人,五大三粗,有些身手,两人关系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

原来是刀哥找他!

这刀哥,正是他借了那二十万利钱的债主。

江不凡知道自己没得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在自己没有出事前报警根本没用,他息了回头进警局的想法。

不过好在,江海府为了迎接明年的残奥会,今年开始了又一波严打,同时增加了全府区的警力。

严打从上世纪末开始,往往每隔三五年,就会来一波,特别像江海府这样的国际窗口城市,名片城市,远比内陆小城市严上许多。

这些人远比以前收敛许多,现在只求财。

只要不挡人财路,轻易不会动手。

江不凡坐上破旧的面包车,路有些高低不平,巅的人肝胆俱颤。

“大个子,这车也太破了吧?连个像样的减震都没有!咳,咳……”江不凡嗓子有些痒,也有些干。

“有车坐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皮夹克转头,扁着嘴冲了句。

“走环府大道,那条柏油公路新修的,平整些。”

大个子见江不凡咳嗽起来,转头瞧了会,见他没啥事,便掏出一包青江烟,给江不凡扔了一根,又给皮夹克扔了一根,自顾自地点燃,又把打火机传递过去,望着窗外的建筑工地感慨:

“江海发展可真快,不是修路,就是在建!”

“戒了,谢谢!”江不凡没点,着实是嗓子很不舒服,声音有些沙哑,清了清嗓子,才接上话头,“时代变了,大兄弟!”

“哈哈哈……”

“哥,火!”

车子开到四海酒吧附近的一处早茶楼。

江不凡一进包间,有些意外,不仅刀哥在,钱哥也在。

钱哥是四海酒吧的小老板,虽然不是酒吧的大股东,但平时酒吧里都是他管事。

那时他才高中毕业,与父母决裂,追随女友来到江海,正是钱哥将他招进酒吧当服务生,后来又给了他上台表演试唱的机会。

江不凡与他是真正的老乡,淮西省八山府丰水县人。

虽然与钱哥交流不多,但他一直很感激和敬重对方。

“钱哥!刀哥!”

“坐吧,早饭还没吃吧。小笼包小米粥,先吃点吧!”钱哥招呼他,示意他先吃,然后自顾自地掏出烟点起来。

江不凡也不客气,颠了个把小时,着实有些难受,正好垫垫肚子。

“凡子,你的事,现在已经传开了,就连新闻都报导了。这事吧,不怪你,怪只怪这外面这些人,都太能装!”

刀哥见钱哥点头,开始说事,“当初也是看在钱哥的面子,才借你的钱,本来是要等你的电影上线后才谈还钱的事。你也知道,我也只是二道贩子,大老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你也别让我为难。”

其实这笔钱,当初约定是一年后才还,因为有钱哥担保,利息也只收个友情价,而现在突然要提前还钱,其实也是能理解,他的电影砸了。

“刀哥,我明白,钱我还会尽快还你。”江不凡喝了几口小米粥,嗓子润了些,诚肯说道,“钱哥,我明还能去上班么?”

他以前在酒吧一月的收入也是很可观的,算是众多驻唱里混的最好的。

江不凡已经好些天没去四海酒吧了,他想先有个安身之所再说。

“你可能还不理解。我只能给你一个月时间,连本带息,共二十二万。你也别想其它歪招,你老爹老娘的面馆,我们都知道在哪。”

刀哥靠近他,伸出两指,比划了一番。

“你还本金就行,利息我出。后面你也别再来酒吧了!”钱哥一阵吞云吐雾,将半截烟头按在盘子里,来回摩擦,总算灭了。

“谢钱哥,谢刀哥。我会在一个月内还上。”

江不凡站起来,端着一杯有些凉的茶水,双手举起,“哥,能不能告诉我,我得罪了哪位?”

如果只是要债,钱哥根本没必要出现,加上钱哥免了他的利息,断了他之前的工作,这事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钱哥望了他一眼,笑了笑,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低声说了句“陈连城的表妹,前些日子给大老板做了小。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你好自为之吧!”

然后他转头出了门。

江不凡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陈连城。

这人也是酒吧的驻唱,是最早四海酒吧驻唱一哥,但随着江不凡崛起,人气有所下滑,两人有些矛盾,性格不和,彼此相看不对眼。

大老板就是四海酒吧的真正老板孙四海,现在的主业是搞房地产的,平时根本不管酒吧的事,都是钱哥一手料理。

陈连城走了孙四海的门路,就是要给江不凡釜底抽薪,落井下石。

不管刀哥也好,钱哥也好,都是大老板以前的小弟。

端人碗,让人管。

江不凡也没生气,对于他来说,四海酒吧不过是个过渡,他迟早要跟这里的人和事划清界线。

钱哥不欠他的,刀哥更不欠他的。

相反,钱哥对他还有关照的情份,只还本金不用还利息,已经是仁至义尽!

若因此事了解一切,再好不过。

江不凡无奈地摇头下楼,身后带着两个刀哥派来的保镖。

“凡子,这一个月,兄弟不会为难你,你也别让兄弟为难。我劝你最好找亲戚朋友借点钱,把这边的事了了。到时,哥几个请你一条龙都成!”

大个子平时也有些看不惯陈连城,但屁股决定脑袋,他没得选。

                           

原创文章,作者:林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6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