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小相师:四个哥哥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刘大宽,何红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软萌小相师:四个哥哥宠上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龇牙笑的兔子

简介:农村里没有要的野丫头楚软软,生来便有一双阴阳眼,招魂招鬼唯独不招人,六岁那年,身为阴阳师的爷爷莫名离开,楚软软靠着村里野狗养活。某天村里来了个病弱漂亮哥哥,拿她宝贝似的抱着,还要带她回家。宁宣自幼体弱多病,可没想到行善积德的途中碰上个小丫头,一靠近她就像吸了仙气一样生龙活虎。宁家三代都没出过女娃娃,好不容易捡来一个,老爷子当即下令,全家给我玩命宠着!

角色:刘大宽,何红英

软萌小相师:四个哥哥宠上天

《软萌小相师:四个哥哥宠上天》第1章 野丫头楚软软免费阅读

正午时分,村里各家各户都开始冒起了炊烟,烟火气布满了整个村子,路边的野狗也闻香而动。

“妈,那野狗叼走了一条鸡腿!”

“小畜生,还敢来,老娘打死你!”

拉着老长驴脸的何红英一手掐着腰一手抄起门边的笤帚砸向偷鸡腿的大黑狗。

大黑狗跑得快,何红英撒着蹄子追出了老远也没追上,只能气骂道:

“小畜生,再让老娘看见你,就把你和那小扫把星都淹粪池里!”

老村长拄着拐杖走出家门沉着脸道:“行了行了!何红英,那大黑狗有灵性,又养了那丫头这么多年,你就舍口肉给它又能怎样!”

“老娘自家都半个月没见荤腥,好不容易给娃儿添点油水还叫这畜牲偷走了,村长您要是想当好人,怎么不把那扫把星请你家里住去!”

桃源村地方小,各家各户都挨在一起,这边一吵架,那边就全听见了。

“何红英,你别一口一个扫把星的说楚丫头,当年若不是楚老先生救了咱桃源村,恐怕现在还没这日子过呢!”

“就是!现在楚老先生走了,就留下这么个孙女和大黑狗,咱们养不起她给口饭吃总行吧!”

何红英叫这些人说得老脸臊红,却不肯认怂,当即眼珠子一瞪掐着腰回怼:

“行行行!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坏人行了吧!这么能说,赶明儿就把那扫把星请回家去,叫那些脏东西挨个儿往你们家里跑!”

这话一出,众人立即不吭声了。

何红英口中的扫把星就是楚软软,桃源村里有名的阴阳先生的孙女,生来便带着一双阴阳眼,能见鬼神。

但凡是谁招了她准能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也因此,在楚老先生离开后,全村没有人肯接受楚软软。

这一年来,若不是村里的野狗挨家挨户地搜罗点吃食给楚软软,恐怕这小丫头也活到头了。

远处的桃林里,一个穿着极不合身的灰布麻衣的小丫头睁着硕圆的眼睛瞧着那些人在吵,却不敢靠近。

身边的大黑狗摇着尾巴将叼来的鸡腿放到楚软软脚边。

楚软软摸了摸大黑狗的脑袋笑道:“谢谢大黑,我不饿,你吃吧!”

大黑狗将鸡腿拱向楚软软,楚软软咽了口唾沫,然后拿起已经脏了的鸡腿擦掉上面的灰咬了一口肉。

她已经好久没吃肉了,大黑狗也很久没吃了。

楚软软将鸡腿的肉撕下来递给大黑狗:“大黑,你吃吧!”

大黑狗摇了摇尾巴将鸡骨头叼进嘴里嘎巴嘎巴地咬了几口就吞了下去。

楚软软知道大黑的意思,你吃肉,我吃骨头!

“谢谢你,大黑!”

小丫头蹭着大黑狗的脑袋,软乎乎的,简直要把人萌化了。

“楚丫头!”

桃林里走出一个背着背篓的年轻男人。

楚软软看见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阿宽叔,我没偷桃子!”

刘大宽看着那满脸脏兮兮的小丫头一阵心疼。

自她爷爷走后,这丫头过的日子跟野狗差不多,楚爷爷对他有恩,他本想将楚软软接到他家养着,可他媳妇儿怎么都不同意。

楚软软生来就跟正常孩子不一样,那一双眼睛能看见脏东西,而且那脏东西特别喜欢跟着她。

刘大宽也怕,就只能时不时地偷偷给口饭给个桃以弥补他的愧疚。

“楚丫头,以后想吃桃就跟阿宽叔说,叔给你摘!”

说着,刘大宽从树上摘下几个又大又甜的桃子,正要递给楚软软,楚软软连忙后退好几步。

“阿宽叔,您放地上吧,我等会儿自己去拿!”

楚软软小小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她知道自己是个奇怪的孩子,所以不能将这些不好的东西带给别人。

刘大宽低下头愧疚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楚丫头,叔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那何红英不是什么好东西,下回你让大黑来我家,我把饭菜弄好放门口,让它给你叼回去!”

“谢谢阿宽叔!”楚软软笑得很甜,眼睛一弯两颗小虎牙露出来,甜到了人心里。

刘大宽眼泪都要出来了:“丫头,阿宽叔就先走了,你婶子还在家等我吃饭呢!”

“嗯!阿宽叔再见!”楚软软礼貌地说道。

等刘大宽走后,楚软软才敢走过去将桃子拿起来:

“大黑,我们有桃子吃了!”

楚软软回头再看了一眼刘大宽,却忽然小脸一皱严肃道:

“大黑,阿宽叔的头顶好像有东西!”

楚软软远远地瞧着刘大宽的头上绕着一层黑气,这黑气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爷爷说过,她这双阴阳眼不同于其他的阴阳眼,不仅能辨鬼怪,还能识运道,相人面。

那层黑气便预示着刘大宽今日要遭难,楚软软连忙喊了一声:

“阿宽叔!”

刘大宽一回头,楚软软便看见他瞳仁上方的月角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日角看父月角看母,月角黑气笼罩便预示着今日刘大宽的母亲会遭到不测,但具体是什么,她看不出来。

“阿宽叔,回去后多注意些刘奶奶!”楚软软稚嫩的童声中带着满满的严肃。

刘大宽恍惚间似乎看见了楚爷爷,当初他也是这般告诉他,回去后要多注意些他媳妇儿。

结果下午时,他媳妇儿就差点被楼上掉下来的木头砸死,若不是他提前有个注意,恐怕他媳妇儿就是一尸两命了。

现在楚软软也这样说,刘大宽就严肃起来了。

“楚丫头,你是不是看出些什么了!”

楚软软摇摇头:“阿宽叔,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刘大宽知道阴阳先生这一脉夺的是天机,不可泄露太多,便只能点头离去了。

楚软软看着手里的桃子,小脸上满是纠结。

“大黑,阿宽叔这事他自己好像解决不了,我要帮他吗?”

“嗷!”大黑叫了一声,楚软软便笑道:

“阿宽叔待我这样好,我必须要帮他!”

大黑低下头来,大黑狗不会说话,但它颇通人性,它知道以楚软软的性格哪怕是会被人骂也会去帮刘大宽的。

                           

原创文章,作者:龇牙笑的兔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6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