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寡言大师兄》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陈仲羽,陈仲羽满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沉默寡言大师兄

小说:玄幻

作者:自作自受

简介:陈仲羽身为点苍派大师兄,平日里对师父孝心满满,对师弟们照顾有加,以拯救武林和平为己任的大好青年,突然有一天被扔进杀戮场中,一个时辰内,毒圈就会缩减到最小,所有人只有一人能活下来!陈仲羽该怎么做?挣扎还是躺下,这是一个问题。陈仲羽“老子穿越过来是享福的,不是玩真人版绝地求生的!”

角色:陈仲羽,陈仲羽满意

沉默寡言大师兄

《沉默寡言大师兄》第1章 沉默寡言大师兄免费阅读

“距离历劫时间还有三个时辰,请宿主做好准备。”

陈仲羽耳边再次传来甜美的女音提示声,陈飞宇盘坐在山峰之巅的巨石上,石头探出山崖一米,如老龟探头,人称龟头峰,是苍山看云的好去处。

看着脚下云卷云舒,落日西垂,染得一片火红,陈仲羽微微叹了口气,穿越到这个有武功的世界已经二十年,自己作为点苍派掌门谢天良的关门大弟子,点苍派大师兄,按理说要颜值有颜值,要身份有身份,怎么门下小师妹没有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呢。

按理说早该发生点不可描述的故事了吧?

陈仲羽回过头,看了下演武场上正在练剑的师弟师妹们,有几个师妹长得真不错,这小蛮腰、大长腿、漂亮脸蛋,以前听人说大理多美女,这一世真就见识到了。

只是为啥还没等他好好体会一下,就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从昨天凌晨子时惊醒后,陈仲羽耳朵边上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响起一遍甜美的女音提示,陈仲羽不得不叫醒了沉睡中的师弟们,挨个询问他们有没有听到怪声音。

师弟的回答全是没有,而那个甜美的女声一直在陈仲羽的耳边,就算捂着被,塞上棉花也照样清晰。

作为穿越者的陈仲羽立刻明白,十二个时辰后一定会有事情发生,而且多半是不好的事情。

陈仲羽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贼老天,赶上一次穿越容易么?我这才消停二十年,就要再死一次么?

“大师兄这是怎么了?今天好像有些沉默寡言。”练剑的鹅蛋脸师妹小声问身边的师兄道。

这师兄一脸疲惫,脚步轻浮无力,眼睛下挂着黑眼圈,甚是无奈的说道:“咱们的大师兄脑子回路清奇,我哪知道他在想什么,昨天晚上从子时开始,一个时辰把我们吵醒一遍,问我们有没有听见怪声音,我的天啊,我们这些当师弟的容易么?白天被他虐的和狗一样,晚上还要被他继续折磨,再这样下去,我……我就回家继承家业去!”

“咱们大师兄其实挺帅的,武功又好,可惜长了张嘴。”小师妹有些惋惜的说道。

“啪”

陈仲羽背后长眼睛一样扔出一块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鹅蛋脸小师妹的剑上。

小师妹的剑偏了三寸,差点捅在身边师兄的屁股上。

两人全都吓了一跳,红着脸老老实实的开始练剑。

陈仲羽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是在练软绵绵剑还是悄悄话剑,如果想练眉来眼去剑我也能教你们。只是别用这没力气的流云剑来污我的眼,祖师爷要是看到你们把流云剑法用成这幅模样,估计棺材板都压不住了,到时候你们谁去和祖师爷解释?事先声明,咱们是苍山,可不是茅山,没人教你们镇压僵尸的本事,鄙人也不擅长这个。”

“噗哈哈……”

有几个师弟师妹忍不住笑,随后石子儿就毫不留情的落在了他们身上。

“全都好好练,知道师兄为何带你们来山顶练这十九式流云剑法么?”陈仲羽指了指脚下云海,“祖师爷就是在这山峰之上观察云海变幻,领悟了这套流云剑法,在这练剑有祖师爷的保佑加成,事半功倍懂么?要对祖师爷有敬畏之心才能练好剑。”

敬畏之心……天天想着祖师爷从棺材爬出来,大师兄你才是最没敬畏之心的吧。

师弟师妹们敢怒不敢言,继续努力练剑,争取有一天能打败大师兄。

但是这一天似乎遥遥无期,大师兄就是传说中的天才,生来就是空明剑心,由掌门夫妇亲自抚养长大,十二岁精通门内所有剑法,十四岁指出掌门的剑法漏洞,十五岁指责传剑长老教徒不精,误人子弟,气得传剑长老胡子倒竖,撂挑子下山云游去了。

于是师弟师妹们就迎来了噩梦的转折点,大师兄代师传艺,开始对他们悉心教导。

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考,四年大学的穿越者,陈仲羽自然将十天一小考,三月一大考的经典教学方式搬到了苍山上。

师弟师妹们叫苦不迭,不仅是实战技法,陈仲羽还在文化课的基础上增加了武学理论课,武学物理原理课和数学课。

本来这些半大孩子们上半天课就能玩一下午,现在基本上是全天无休,七天才有半天休息时间。

掌门本来对大师兄的做法还颇有微词,但是第一次大考成绩出来后,掌门彻底不管弟子的教育事宜了,天天和师娘云游大理,听说最近还想给门内添丁加瓦,散发余热做做贡献。

一个时辰后,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甜美的女音提示再次响起,“距离历劫时间还有两个时辰,请宿主做好准备。”

这闹铃还是挺准时的。

陈仲羽计算了下时间,起身道:“下山,最后一个晚一盏茶吃饭。”

师弟师妹们急忙运起轻功,争先恐后的往山下跑,吃饭时间都是固定的,晚一盏茶吃饭不仅只能吃残羹剩饭,而且还容易吃不饱肚子。

练武之人你让他们饿肚子,那简直比死都难受。

所以,师弟师妹们的轻功进步可谓是一日千里,点苍派游龙身法往往是他们最擅长的武功。

吃过晚饭,顺手将两个包子塞给最后一名的小师妹,这小师妹哭起来像包子一样可爱,倒是不舍得让她饿肚子。

但是嘴上依旧不能饶过她,“就知道哭,这个月哭几次了,腿短就要多跑几步,连这个都不懂就别吃饭了。”

包子脸小师妹哭得更伤心了。

陈仲羽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长剑盘腿打坐,虽然提示里告诉他要做好准备,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除了手中青锋剑,他也实在没什么好准备的了。

也许应该准备两瓶疗伤丹。

陈仲羽想了想,还真就想到了一个有用的东西,行走江湖,随身怎能不带些疗伤药。

想到这里,陈仲羽直接从窗户窜了出去,武林人士哪有走门的。

游龙身法发挥到极致,陈仲羽宛若一缕青烟直奔药王峰而去,这苍山十九峰,陈仲羽全都如数家珍一般,黑夜里熟门熟路的溜到了药王峰的院子里。

药王峰的师叔和师弟师妹们都睡着了,陈仲羽也不去打扰他们,落地无声,小心翼翼的摸进丹房里偷了……是拿了十几瓶各类丹药,疗伤的、解毒的、重振雄风的应有尽有。

把这些丹药装进准备好的百宝囊里,陈仲羽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至于明天早上师叔发现遭了贼,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一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陈仲羽盘膝而坐,分量不轻的丹药让他安心了许多。

“距离历劫时间还有一个时辰,请宿主做好准备。”

等待的时间过得最慢了,陈仲羽开始胡思乱想,一会儿究竟会发生什么,别的门派打上山来吗?如果是这样用不用提前把师弟师妹,以及正在努力为门派做贡献的师父师娘喊起来。

貌似也不太妥当,万一我的劫难就是被师父提剑满苍山追杀呢。

先写一封绝笔信吧,万一一会儿有个万一,也能给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一个交待。

想到就做,陈仲羽找出一张信纸,摊开后用镇纸压好,研墨提笔,一时间却想不到该写什么,总不能说听见有人在耳边倒计时,自己被吓到了……

师父的牙口还不错,笑掉了大牙可就是我这个徒弟的罪过了。

想了半天,陈仲羽只写了两个字,“勿念”。

字体龙飞凤舞,倒是有几分大家风范。

陈仲羽跟着师父这么多年,倒是也练了一手好毛笔字。

写完这两个字,陈仲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盘腿坐回去了。

“距离历劫时间还有五分钟……还有一分钟……还有十秒……十……九……三……二……一。”

随着计数声归零,陈仲羽眼前顿时一黑。

再睁眼时,陈仲羽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远处有一片竹林,竹林里隐约可见一座木屋。

这是什么地方?

陈仲羽缓缓的站起,他飞快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体还是自己的身体,练了十余年的点苍派内功还在,但是衣服却换成了一身黑色劲装,随身佩剑也不见了,准备好的丹药更是一颗不剩。

“啥都没给我留,你让我准备个球啊!”

陈仲羽气得鼻子都快歪了,指着天跳脚骂道,这一指不要紧,陈仲羽吓得差点跪下。

只见天空中一条紫色巨龙从云中低垂下巨大的头颅,仅那颗头颅就有火车头大小,躲藏在云雾之中的身躯更不知蜿蜒几百米。

它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欢迎各位历劫者进入永劫之地,本次历劫者一共十人,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存活下来的人将会得到奖励,死去的人也不要紧,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死去的并不是你们的本体。”

陈仲羽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本体进入的,能活下来问题就不大。

巨龙仿佛看穿了陈仲羽的小心思,“死去的人,将会在现实世界的十二个时辰内遭遇一次死劫,侥幸活下来的人才能参与下一次历劫。”

“提醒一下各位,不要在现实世界泄露任何永劫之地的消息,不要碰触永劫之地的紫雾,每个房间里都有一柄武器,请各位自行寻找趁手兵器。”

“最后,祝各位武运昌隆!旗开得胜!”

陈仲羽望向了竹林木屋,没有任何犹豫的运起游龙身法,如一缕青烟般冲了过去。

一个剑客,手中有剑和手中无剑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竹林不远,但是陈仲羽发现一个速度不弱于他的黑衣人先一步窜进了木屋里。

“慢了一步!”陈仲羽懊恼道。

黑衣人已经提着一柄长剑,黑瘦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从门里走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自作自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6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