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开局我脑袋开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卿影,大佬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开局我脑袋开花

小说:玄幻

作者:闲花窃脂

简介:开局我脑袋开花,升级全靠晒太阳。我叫顾卿影,原本有个武功天下第一的大佬爹,但是有一天,他被一个卑微的小修士拍飞了,于是……长风势起催少年,流云在御踏九天。 青衫载酒执剑,信手除恶平乱。 寻仙,死生常在须臾间。【无系统,非后宫,不种马】

角色:顾卿影,大佬爹

玄幻:开局我脑袋开花

《玄幻:开局我脑袋开花》第1章 我不是妖怪啊免费阅读

余六岁习刀,十岁刀法小成,年少有侠名。

天成七年,余十二岁,坞辛县令宋允淮纵仆行凶,当街凌辱妇孺,余怒,夺刃断其首。

春淮府神捕杨厝,奉命追捕吾月余,吾出面与之一战,苦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其感吾志,自断兵刃,佯败而走。

吾辈刀客,路逢龌龊事,不作事外身。

天成十一年,余十六岁,琊山匪患猖獗,官府屡剿无功,匪首易怵生残暴不仁,乖戾无常,食人肉,寝人皮,一时天怒人怨。

同年葭月初三,夜。

萧萧阴风起,凛凛杀意寒。

虎啸千里嶂,敌燃万点烟。

腥风扫草芥,血雨漫云端。

匪患从此绝,功名不需传。

朝晖开晓雾,一骑远琊山。

天成十二年,余十七岁,湮州太守杨霾以势相逼,欲招吾入其暗卫,其子杨端出言不逊,为吾所恶,遂废其筋骨,掣刀出鞘三分,震慑众人,湮州铁骑八千,莫奈我何!

刀出从来随吾意,未有半式换斗米。

……

天成十七年,余廿二岁,北海之眼苍龙教势起,为祸一方,众皆惊恐。教主廖苍龙野心勃勃,大掠武林。

孟春一役,廖苍龙亲率麾下四大邪头、七大恶人斩武林盟主廉庸于幻剑山庄,灭其一门六百余口,以庸之血题壁:用剑者,英雄无一二,草包十七八,所谓武林至尊,如屠猪狗尔。

廉庸之师剑圣拓跋观南得闻此事,剑心大乱,携其剑悲骨,北上十七日,中遇伏,折剑败走。

次月,春阳未暖。

料峭春寒接夹钟,寒刀孤影临苍龙。

四邪七恶不足惧,九死一生意从容。

伏尸八千刃未卷,血溅三尺天地红。

天下英雄谁为峰,乾坤垂首觅刀踪。

……

天成廿三年,余归隐多年,闻京城妖邪作乱。

……妖术诡异,非人哉……吾不能敌…….

——《卿远随笔》

桑南洲,宣国。

时值严冬,峭寒万里,一阵霜风携枪带棒而来,直揍得那挂在树梢头的月亮儿满脸乌青,悄悄地躲进了身后乌铁般的云层里。

“嘶~,我这也忒惨了点吧,玄幻:开局我的大佬爹被人揍不见了,这前路漫漫可如何是好。”

少年收回思绪,低声喃喃,咧着嘴饮了一口凛冽的寒风,辣得嗓子眼有点疼,神情变得有些怪异,看上去一半斯文,一半猥琐,指定是有个什么毛病。

少年名唤顾卿影,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岁时,父亲便把他丢在了一座深山老观的门口,从此再无音讯。

由于当时年纪尚幼,顾卿影对自己的父母并没有什么印象,只能靠着父亲留下的那本残缺的“日记”,想象着父亲纵横江湖的样子,憧憬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侠二代生活。

父亲行侠仗义,不好虚名,但喜欢写“日记”。

至于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少年倒也想得开,大抵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

因为顾卿影曾很认真地对着溪水从内而外的审视过自己。

得出的结论是:修洁孤高,凌霜傲雪,神气高朗,濯濯如春月柳,轩轩如朝霞举,萧然尘外丰姿。

这显然不能是因为长得丑或者是有什么难言的隐疾,而被恶毒亲生父母抛弃的戏码。

就在几个月前,正在跟着老观主替小镇百姓消灾度厄、顺带骗吃骗喝的顾卿影,突然被一股神秘的意识侵入脑海,紧接着便痛苦地倒地不起。

“垂死病中惊坐起,夜深还过女墙来。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一个猥琐中透着兴奋的声音在顾卿影脑中炸开,然而下一秒,顾卿影脑海中一粒金色种子突然浮现。

如同一个熟睡中被人强行叫醒的孩子,金色种子拟人化地跳了两跳,似乎有些恼怒,旋即荡起阵阵金色光晕将那股神秘意识直接抹除,然而这股意识所携带的记忆却继续留在了顾卿影的脑子里。

这股意识的主人来自于一个科技文明高度发达的世界,那里的人们已经实现了意识永生,然而这意识的主人却不甘于被永远存储在芯片里。

宇宙那么大,他选择了以粒子流的形式出去看看。

其实如果一个人脑袋中只是多了另一个人的记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顾卿影很快就发现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那粒种子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它要茁壮成长。

金色种子开始疯狂地吸收顾卿影脑中的血肉之气,很快便生出一个绿芽,紧接着便破壳而出。

顾卿影头顶先是一阵绿意荡漾,不一会,一株缩小版的莲状花朵便盛开在了他的头顶,这可把周围淳朴的小镇居民吓坏了。

妖邪一说,自古就有,可说到底,小镇里谁也没见过。

但近十几年来,也就是从顾卿影出生后不久开始,宣国各地开始频繁出现妖物害人的事件,朝廷为此还专门设立了封妖卫,掌缉妖伏魔之事。

这小镇呀是不能再来了,道观也不能再呆下去了,虽然善良的小镇居民在冷静之后仍然愿意相信顾卿影不是妖怪,但这知妖不报可是重罪。

顾卿影可不想因此连累了大家,回到道观后,便和老观主商议道:“师傅,最近我胸中总是充盈着生命的律动,如洪水横流,泛滥成灾。”

“怎么个意思?”老观主抖了抖花白的胡子,凝神注视着顾卿影头顶的红花绿叶。

“我想要怒马鲜衣,恣意江湖,不管前路有什么诡谲陷阱,也要放肆而行。”顾卿影继续说道。

“说人话。”老观主没好气地白了顾卿影一眼,继续盯着他头顶的红花绿叶。

“俺要去……俺……诶……”顾卿影话音未落,便听老观主激动地大喊一声“有了!”

紧接着便一把拉过顾卿影,在他头顶一阵捣鼓,片刻后才停下手来满意地说道:“嗯~这下应该没人能看出来了”

顾卿影对着铜镜一看,才发现是师傅把那株怪花当作发带簪子,在他头顶挽了一个道士常见的发髻翻天印,乍一看,小样还挺别致。

                           

原创文章,作者:闲花窃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7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