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萌兽:师尊,夫人马甲又掉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谢黎,谢敏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萌兽:师尊,夫人马甲又掉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紫白蓝

简介:传闻她是父不祥的野种,瞎眼的废材,受尽嘲讽。因与玄夜城天才少年的婚约被谢家嫡女嫉妒,陷害至死。一朝重生,人生开挂。她是帝都谢家百年唯一嫡女,得万千宠爱。她是仙山圣女,身份尊崇。她是战神,受尽百姓拥戴。她是天级佣兵。她是万兽之主。她医毒双绝……当一层层马甲掉落,举世皆惊。她万人瞩目,追求者众!他却霸气宣告:“她有夫!”

角色:谢黎,谢敏秋

绝世萌兽:师尊,夫人马甲又掉了

《绝世萌兽:师尊,夫人马甲又掉了》第001章 谢家小废材免费阅读

薛家冠绝玄夜城的嫡长孙薛长宥与谢家不受宠的瞎子谢黎订亲了。

这个消息惊呆了玄夜城的吃瓜群众们。

薛长宥是谁?

那可是玄夜城四大家族之首薛家的嫡少爷,都言他相貌俊美,风流倜傥,更是玄夜城首屈一指的天才少年,不过十六岁却已经是位少年玄师。

玄师之下乃玄士,多少人七老八十了还在玄士阶段徘徊,这样的少年玄师,也难怪名满玄夜。

提起薛长宥,人们总是有着数不尽的溢美之词,然而提起谢家的谢黎。

吃瓜群众嘘声一片。

虽说她也是玄夜城四大家族之一谢家的人,然而——

“谁不知道她是她娘谢锦鸾不检点与人苟合生下的野种,要我是谢家家主,在她出生时就溺死算了。”

“何止啊,听说她不仅眼瞎,貌丑,还是个不能修炼玄力的废物,这样的人怎配得上薛公子!”

“薛家到底怎么想的,怎么就给薛公子订了这样一门婚事呢?”

“听说是上一辈订下的,造孽哦,薛公子真是可怜,竟然要娶这么个妻子。”

砰——

啪——

哗啦——

谢家嫡出三小姐谢敏秋将自己关在屋里,将屋里的东西摔个稀碎。

“凭什么,她不过是个野种,也敢妄想嫁给长宥哥哥!我才是谢家嫡女,要嫁也是我嫁才对!”

谢夫人屏退下人,这才进了屋哄道:“秋儿莫闹,那婚约是谢锦鸾生前给那小瞎子订下的,薛家只怕也是不愿意的。我听你爹说,前一阵有人往薛家送了一枚玉佩,提醒他们当年的婚约,薛家也是不得已才对外公布这个消息的。”

毕竟那个瞎子十三岁了,也到了即将婚配之龄,说不定是她自己找人故意放出的消息,逼得薛家不得不做出回应。

谢敏秋咬牙切齿:“我倒是小看了她!”

转而抓着谢夫人的袖子撒娇,“娘,我喜欢长宥哥哥,我不要她嫁给长宥哥哥!你帮帮我!”

谢夫人爱怜地抚了抚女儿姣美的面容:“好,我女儿才是玄夜城第一美人,也只有你才配得上薛家嫡长孙。”

谢敏秋娇羞地捂着脸:“哪有人这样夸自己女儿的。”

可是一想到谢黎那张脸,谢敏秋就忍不住涌起一股妒意。

她的姑姑谢锦鸾,当年可是冠绝玄武帝国的绝世美人,就连帝皇都听说过她,否则当初也不会遭人嫉恨暗算,导致珠胎暗结,最后生下谢黎这个孽种!

不行,她不能让长宥哥哥看到谢黎那张脸!

若不是爷爷嘱咐过不能动她,那瞎子平日里又不愿出门,就凭她又瞎又废的样子,分分钟neng死她!

可现在她都要抢走长宥哥哥了,她绝不能忍!

谢敏秋眸子闪了闪,计上心来。

***

“五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有野兽?”

弯弯曲曲的山道上,两道明丽的身影缓缓前行。

走在前面的少女约莫十三四岁模样,形容俏丽,只是神色间有些慌张,她就是谢黎。

被她拉着走在后面的是个异常美丽的少女,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

谢水芸勉强笑道:“这里是渚云别院的后山,哪有什么野兽,黎妹妹,我找到金锦兰了,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采给你。”

明日就是三姐的生辰了,她邀请了不少人到渚云别院,听说薛公子也要来……

她虽常年待在内院,也听说过薛公子的。

没有哪个少女不怀春,谢黎在谢家的处境那是连奴仆都不如的,她自然也憧憬着有朝一日,能有个如薛公子那般俊美温柔的男子能够疼她护她。

五姐说,薛公子喜欢金锦兰呢。

她若送他花,他会不会高兴?

谢黎笑着点头,待脚步声离开,她才伸出手,摸索着找到一块石头。

如果注意看,会发现她眼睛大而无神,空洞没有焦距。

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谢水芸回来的脚步声。

“五姐,你还在不在?”

回答她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和随着风声传来的兽吼。

“不要丢下我……长宥哥哥,快来救我,快来……”她真的很害怕。

谢黎微微蜷缩着,将自己小小的身子藏到了比她的身子高不了多少的石头后。

轻轻颤抖的身子,昭示着她此刻的害怕和不安。

为什么这样对她?

自打她要与薛家嫡长孙薛长宥订亲的消息传出来,这一个月来,她几次遇险,院子着火,被撞河里,被恶狗追,被套麻袋,被刺杀……

虽然最后都化险为夷了,可她仍然害怕。

她是瞎,但不傻,三姐喜欢薛长宥,家里的下人都知道。

她遇到的那些事,都是三姐让人做的吧?

现在,连她最信任的五姐也站到了三姐那边,将她骗至野外,是打算丢掉她吗?

想到之前隐约听到的兽吼声,谢黎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黝黑毫无焦距的瞳孔隐隐闪过一道金芒。

她知道,渚云别院离兽鸣山不远,这吼声……这里莫不是兽鸣山!

不,她想得太简单了,她们是想害死她呀!

躲在远处的谢敏秋看向谢水芸,不满道:“你怎么不把她往林深处引引?”

谢水芸颤抖着委屈道:“三姐,我不敢,谢黎说她听到了野兽的叫声。”

谢敏秋不由骂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那药可是抹在她身上了?”

如果不是在城里出手那么多次,偏偏都没成功,还叫爷爷察觉,她哪里需要这么费劲儿将人骗出来。

谢水芸点点头,心里对谢敏秋升起一丝畏惧和警惕。

她心里恨得要命,嘴上却不敢说什么,俩人偷偷躲在一棵树后,观察着不远处的少女。

这次她们都亲自上阵了,不弄死她怎么行!

谢敏秋看着不远处那张即便是瞎了眼都异常美貌的小脸,心里的嫉妒和不甘纷纷涌上心头。

若不是上一辈订下的婚约,长宥哥哥又何必委屈自己与这个又瞎又废的小杂种订亲!

长宥哥哥喜欢的,分明是她!

谢敏秋目光沉沉地看着谢黎,恨不得将她戳出个洞来。

她不是让人将兽鸣山的异兽引过来了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紫白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7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