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可以渣我不能渣别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绮罗,绮罗欣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可以渣我不能渣别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茶小沐

简介:上官绮罗无比后悔当初鬼迷心窍啄了三皇子的脸,以至于自己平白得了个相公。但是她又一想,还好这相公不仅不妨碍自己搞钱,偶尔还会帮自己捞钱。算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这是一个身兼数职,专心搞钱的富婆奋斗史。

角色:绮罗,绮罗欣喜

王妃可以渣我不能渣别人

《王妃可以渣我不能渣别人》第1章 嗯,那就有劳卿了免费阅读

归元阁

近日,药师南宫梨研究出了一粒隐身丸。

这隐身丸极其珍贵,普天之下统共也就两枚。一枚用以实验药效,一枚留给顾客。

所以试药这等好事,自然落在了死党上官绮罗,哦不,应该说阁主袖舞身上了。

其实南宫梨本想自己试着玩儿的,但是拗不过上官绮罗的软磨硬泡,只好顺了她。

啧,也不知哪位贵人如此大手笔。上官绮罗一边咕哝着,一边隐着身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荡着。

她这里扇个风,那里吹口气,这里掀个裙子,那里拽下玉佩,玩的不亦乐乎。

她正沉浸在这种恶作剧的喜悦里,却见街道的一端忽然热闹的沸沸扬扬。

她本欲踮起脚来张望,却见原本簇拥着的人群渐渐向着街道两边散去,她竟好运的被挤到了最前头。

少女们面向着马车瞩目而望,满脸绯红。

她看着一队人马护着辆马车大张旗鼓而来,有些不明所以。

人群中三三两两的窃语声断断续续的传进耳中:“快看!是三皇子的马车!”

“三皇子怎的来到了幽都?”

“不清楚,应该是有事要办吧。”

“听说这三皇子长的俊美无比,性格又温润儒雅。”

“可不是呢!听说整个帝都的女子都想嫁给他!我也想!”

“嘶,你这痴心可是不小啊!”

“昂,谁还不能想想了?”

“哎,要是能看上一眼就好了。”

周围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绝于耳,上官绮罗的好奇心忽然间有些膨胀。

眼见着马车行至身前,这就要擦肩而过,上官绮罗不再犹豫,几个箭步走向前,拉起帘子坐了进去。

夜庭轩在马车里昏昏沉沉的,正半睡不醒的打着瞌睡,就感觉帘子忽的飘了一下,还携带着一股风。

他微觉有一丝凉意,伸手将薄毯拉了拉,终于扛不住困意的阖上了眼。

上官绮罗有些呆愣的看着身披薄毯的三皇子。

啧啧啧,不愧是传闻中的三皇子啊。

书中怎么说着来着,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花,目,目······

他闭着眼,谁知道目怎么样嘛。

上官绮罗微微躬身盯着他五官细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伸手拨动了下三皇子的眼睫。

马车颠簸,夜庭轩本就睡的不沉。他觉察有人戳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悦的睁开了眼。

结果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张眉目清秀的脸,他一时呆愣住了。

上官绮罗已经重新站直了,任他打量。

她看着夜庭轩眼神迷离的望着自己这边,自然不会觉得他望的是自己,毕竟自己现在隐身着呢。

夜庭轩看着眼前这个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 ,张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斜视的回望着自己的女子,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可能还在梦里。

上官绮罗见他一眨不眨的呆愣着望着空气的样子有些可爱,一时鬼迷心窍的弯腰在他的脸颊啄了一口。

两人具是一愣。

上官绮罗向来是个身体快于脑子的,待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抹晕红便顺着脖颈直接泛到了耳侧。

这感觉让上官绮罗有些羞恼,又有些新奇,更多的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转身欲跑,却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你看得见我?”上官绮罗一脸震惊。

夜庭轩张了张嘴,试图组织着语言。却见上官绮罗一脸惊慌地挣脱了手腕,转身跃出了马车,几个起落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完了,隐身丸失效了。上官绮罗在街头奔跑着。

“殿下,”暗卫忽的出现,“属下失职,请殿下责罚。”

“去查这女子身份。”夜庭轩沉声道。

暗卫的办事效率奇快无比,不出半日功夫便查到了上官家。

而三皇子的办事效率更快,他收拾了一宿,隔天便搬进了上官府,预备给那大胆的女子来个守株待兔,瓮中捉鳖。

只是这兔没来,鳖也没个影子,倒是等来白鸭一只,还是只不好伺候的主儿。这是后话。

上官府

上官泽祎看着一群人进进出出的搬家什,颇有些头疼。

十五日前,三皇子夜庭轩忽然来到府上,扬言说在自己府门口丢了只宠物小鸭。

于是便派人翻遍了上官府,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

丫这厮又说,既然有人看到自己的小鸭来到了上官府,小鸭就一定还在。

他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上官府住了下来,还偏选了自己妹妹的房对面的厢房。

刚开始,这厮每日里到处在自己妹妹的房门口晃悠,丝毫看不到一丝丢失小鸭的着急。

后来这厮可能等的太过无聊,索性便开始修整自己住的那个院子。

他差人从自己帝都运了些奇花异草过来,到处栽种。

又将荒废的池塘种满了荷花,还在里面养了不同品种鱼。

后来干脆在院子一角辟了块地,搭了个小菜棚。

再后来,索性开始往自己厢房里添置家什,搬运书籍。

这架势,俨然有找不到小鸭,就要长久在上官府里住下去的架势。当然是否是真的来找小白鸭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上官泽祎长这么大以来,还真没见过有人养小鸭,养的还是只小白鸭。

上官泽祎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得亏自己妹妹没在,不然这府里非得闹翻天不成。

上官泽祎心里想着,正欲离开,眼角余光却瞥见草丛里有一簇雪白的东西在挪动,蓬松松毛茸茸的。

他心下一动,几个箭步上前,伸手便扒开了草丛。那雪白的小东西似乎听到了动静,受到惊吓般转过了身子,滴溜溜的大眼睛萌萌的望了过来。

小白鸭?还真有小白鸭,上官泽祎一愣。

这小白鸭不是别人,正是本该在归元阁中熟悉阁中事务的上官绮罗,也就是上官泽祎的妹妹。

却说上官绮罗怎么会来到这里,这多半要怪自己那庞大的好奇心。

归元阁中药物众多,药性和药效却又都无比奇特,有时候看到有趣的药,上官绮罗总是心痒难耐的想要试一试。

譬如这次,虽说纯属是个意外。

这本来是上官绮罗无意中看到的一枚药,她觉得有趣,随手便带在了身上。

这枚药可以让自己变成任何动物,维持时间3天。

上官绮罗太久没有回家,有点想念自己的哥哥和父亲。

她一回到家就很难出去,所以本想偷偷看一眼就走,谁料府中今日进进出出的人这么多。

她知道自己来错了日子,却又隐隐约约听下人议论说要找什么小白鸭。

她身上正好带了可以变成动物的药丸,一时心血来潮便吞了下去,就这样变成了一只小白鸭。

她从衣服里钻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娇小的身子,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

三天啊,小白鸭身子小巧,脚丫更小。她就算在府里走上一整天,也未必能看到自己的哥哥和自己的父亲。

她垂着头用嘴巴叼住衣服,颇为艰难的将衣服藏在了假山后面。结果一转身,便看到了自己的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哥哥。

哥哥,上官绮罗欣喜的扑了过去。上官泽祎看到一只小鸭兴奋的向自己跑来,还是只小白鸭。

他眼神一亮,那手可比她的步子快多了。他一把抓起小白鸭,几个箭步便向夜庭轩邀功去了。

“殿下,你猜我找到了什么?”上官泽祎喜滋滋道。

“你妹。”上官绮罗腹诽道。

“找到了什么?”温润如玉的声音落在耳朵里,酥酥的,痒痒的。

这声音有点耳熟啊。上官绮罗诧异的转过了身子,却正好看到那芝兰玉树的美少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其身皎如玉树临风,其发长随风而轻扬,其目耀眼如辰星。

再抬眼望去,看见那眉眼弯弯的面容,一时间整只鸭都不好了。

上官绮罗看着上官泽祎手里捧着的小白鸭,一时间有些愣怔。

他本是随便找个由头,随意编排了个理由住到了上官府上,不成想上官泽祎真的找了只小白鸭送了过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又见那小白鸭看到自己之后,蹒跚着向后挪动了几步,跌坐在上官泽祎的掌中,眼神竟像极了那日亲了自己之后,眼神错愕的上官绮罗。

“殿下,我在草丛里找到了这只小白鸭,上官泽祎邀功似的将小鸭递了出去,“不知是否是你丢失的那只?”

心里想的却是,滚吧,赶紧的,带上你的小白鸭赶紧离开上官府,别见天天儿的杵在我妹妹的房门口。

夜庭轩将小白鸭接了过来,白绒绒的小软毛擦过掌心,暖暖的。

他错愣了一会儿,便差人去厨房取了一个盆过来。他在盆里放了些水,然后一把将小白鸭扔进了盆里。

······上官绮罗不明所以的被扔进到了水里,有点惊。

夜庭轩看着一脸呆萌的望着自己的小白鸭,只犹豫了片刻,便动起手来。

他伸手接过侍女递来的皂荚,用手指将小鸭按进了水里。

待弄湿小鸭后,将皂荚胡乱的涂抹在小鸭身上,竟笨拙的揉搓起来。

喂,别乱摸啊,上官绮罗被夜庭轩的行径惊呆了。她不停的挣扎着,溅了夜庭轩一身水和泡沫。

夜庭轩抓紧时间,三两下将小白鸭清洗干净,又从旁拿起巾帕小心的将小白鸭裹起来抱进怀里。

这才看见小鸭一脸幽怨的瞪着自己。夜庭轩一愣,抖开巾帕一看,洁白如新,竟真是只小白鸭。

“殿下”,上官泽祎看着他一波骚操作,早已等的不耐烦。

“恐怕需要再叨扰些日子。”夜庭轩的脸厚如城墙。

“你知道小白鸭都长的差不多,我不大分辨的出这只是不是我丢的那只。我需要点时间,”夜庭轩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下官再帮殿下找找?”上官泽祎咬着牙问道。

“嗯,那就有劳卿了。”夜庭轩说完便不再理他,转身喜滋滋的抱着小白鸭回了屋。

上官绮罗颇有些不自在的在软塌上挪了挪身子。

这厮自从把自己洗净搁在床上,已经盯着自己看了有一刻钟了。那目光炯炯有神的,活像看块元宝。

我要是会发光,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亮瞎你的狗眼,上官绮罗心说。

又过了一刻钟,上官绮罗终于经不住这强烈的注视。

她努力直起了身,默默转了个身子,然后将那蓬松的小脑袋瓜有些羞涩的埋进了枕头里。

不,她并没有羞涩。

她只是借此来表达自己,对这厮长久注视自己这件事感到强烈的不满。

她转过身子,只是因为眼不见为净。

夜庭轩笑着捧起了上官绮罗,啪嗒亲了一口,然后用食指揉了揉上官绮罗的脑袋,颇为宠溺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上官绮罗嫌弃的用翅膀擦了下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口水,翻了个白眼给他。

有话说话,做什么动手动脚的!

夜庭轩看着小白鸭蠢萌蠢萌的大眼睛,真是越看越喜欢。

他让下人去厨房择了条鲈鱼,切成小块送了过来。

上官绮罗看了眼面前一整盘的生鱼,面色有些惨白。

…更后悔变成一只鸭了。

夜庭轩看着呆愣的小白鸭,想起这只小白鸭是有那么些小傲娇的,于是颇为好心的亲自夹了一块鱼肉送到了上官绮罗的嘴边,”啊,张嘴。”

张你个大头鬼,上官绮罗白了他一眼。

“你要不张嘴,我就亲你了啊。”夜庭轩威胁道,也不管小白鸭听不听的懂。

亲吧,随便你亲,我就当被狗啃了。

上官绮罗干脆直接躺倒在桌上,以示抗议。

夜庭轩被逗笑了,他转头对站在旁边的家丁道,”去厨房弄些别的吃食,捻碎送过来。”

不一会儿,桌上便换了新的吃食。

夜庭轩用指头戳了戳上官绮罗,“看看这次有没有你爱吃的。”

上官绮罗这才悠悠坐了起来,她抬着脑袋朝着盘子望了一眼。

只见这次盘子里堆满了细小的红萝卜丁鸡蛋碎,糙米小玉米粒,青豆小虾米,都是熟食。

还有一小碟的糕点和一小碗的汤。她顿时食欲大开的走了过去。

夜庭轩静静的看着她进食,时不时撸一下她后背颈的软毛。

待她吃饱之后,又差人寻来些小棉棒过来,亲自帮她清理了下嘴。

上官绮罗复又躺在榻上,看着帮自己揉着小肚子的夜庭轩,顿时觉得顺眼多了。

她舒服的哼哼唧唧的,没一会儿便困顿的睡了过去。

及至半夜的时候,上官绮罗忽然被尿憋醒了。

她抬头看了眼旁边躺着的夜庭轩,有些艰难的从夜庭轩身上爬了上去,又顺着床单滑了下去。

她左右看了下,随即找了块角落解决了。

刚起身准备爬上床,却一把被人抓了翅膀,上官绮罗一惊。

抬眸望去,却见是刚起夜有些迷瞪的夜庭轩。想是刚下床的时候,不小心吵醒了他。

上官绮罗见其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地板,一时羞红了脸。

这可一点都不顺眼了,上官绮罗心想,她羞愤的想死。

夜庭轩酣睡中被鸭踩醒,颇有些不悦的坐起了身子。

结果就看到自家小白鸭刚解决了生理问题,就脏乎乎的想要爬上床。

夜庭轩半刻钟都没犹豫的,一把将小鸭扔进了水里,而后又换了一盆新的水进来。

这小白鸭倒是知道羞耻,赶在自己动手前,自己将身体揉搓了个干净。

夜庭轩满意的,拿来巾帕将小白鸭裹了放在床上,自己随即也躺下。

他抬手扯了条被子盖在自己和鸭身上,顺手将鸭拢进了肘弯。却见这鸭慢慢将头转过去,自己将脸埋在了被子里。

夜庭轩将鸭转了个身子,结果这鸭又转了回去。如此三翻,夜庭轩终于没了耐性,将小白鸭直接扔在了自己身上,埋,我看你再埋。

上官绮罗躺在夜庭轩身上犹豫了一下,最终放弃了埋头的打算。

夜庭轩困意袭来,昏昏沉沉将要入睡,身上那白鸭又却又折腾着动了起来。

夜庭轩半睁了眼看过去,却只见这小白鸭的两只小脚丫,她竟横躺着掉转了身子。

夜庭轩终于忍无可忍,没了耐性。

他一把将小鸭从身上拽了下来,甩在旁边,“睡觉!”

上官绮罗抬头看了眼身旁那发怒的混账玩意儿,勉为其难的应了一声,行吧。

夜,宁静而安逸。一人一鸭就这样睡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茶小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7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