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奶爸:捡个神娃去找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刘慧芳,犀利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咸鱼奶爸:捡个神娃去找妈

小说:都市

作者:风灯客道歌

简介:[平行世界+无脑爽文]富二代陶开森将老爸送的两套房子卖了,用来创业和炒股,结果被社会狠狠毒打成躺坪中年。当他从垃圾堆里捡到一个婴儿时,不得已充当失足小姐姐的出气筒来赚奶粉钱。别人的孩子是天使,他的孩子可是神,随着萌娃神性的苏醒,他的命运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人能敌的大财运,无人可挡的桃花运,让他快速地走向人生巅峰……

角色:刘慧芳,犀利哥

咸鱼奶爸:捡个神娃去找妈

《咸鱼奶爸:捡个神娃去找妈》第1章 躺平的奶爸可怜的娃,肚子饿了要到隔壁阿姨蹭汁儿喝呀免费阅读

海市,号称天龙朝的千年商都,如今更是最重要的贸易港口城市之一。

跟任何一个国际大城市一样,有繁华似锦,就有不堪入目,海市把这座城市的罪与罚藏在周边的城中村里。

此时,城中村某栋握手楼的出租房里,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男人打着赤膊,在电脑前不停地敲着键盘。

这人的头发很长,长得遮住了整张脸。

他好像是在炒股,从他敲键盘的表情来看,情况很不容乐观。

一个只穿着尿不湿的婴孩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拉着他的四角裤奶声奶气地说:“爸比,蛋蛋饿!”

男人头也不回地说:“去冰箱自己找吃的。”

小屁孩左摇右晃的走到了冰箱前,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两瓶青鸟啤酒,还有一个奶罐。

小家伙吃力的打开奶罐,里面是空的,他眼泪汪汪的回头说:“爸比,没有奶奶(四声)了。”

“怎么吃这么快,不是上个星期才买的吗?”男人叹了口气说,“你去隔壁阿姨那里,想办法去蹭一顿。”

“可是,我已经蹭了好多次了……”

“你不是卖萌厉害吗,接着去卖,反正卖萌不用钱。”

“好吧。”小屁孩无奈的样子,拿着空奶罐摇摇晃晃 地走了出门。

男人敲着敲着,突然站了起来使劲的砸着键盘:“麻蛋,见鬼了,不买它就拼命涨,一进它就疯狂跌,我是不是被倒霉鬼缠身了。”

他将键盘一丢,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猛喝了起来。

很明显,他的酒量很差,一瓶啤酒喝下去,整张脸就变成了猪肝色。

他就地一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终于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舒服!”

这条颓废的咸鱼叫陶开森,是个快40岁的老光棍,刚才那个婴孩不是他亲生的,是一年多前他在垃圾桶里面捡来的。

其实,他曾是一个富二代。

毕业那年,也是15年前,上市公司的老爸就把市区两套房子转到了他的名下。

可他是有大志向的人,不愿意灯红酒绿混日子,就将两套房在当时历史最高价都卖掉了,一套的钱做本金投进了股市,另一套的钱拿来做创业资金。

现在看来,还是股市相对靠谱一点,两年下来,创业失败,血本无归。而股票一百多万投进去,十多年过去,还剩三万多。

只是,当他老爸知道他卖了房,来创业炒股时,就跟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曾经,他也想通过努力向老爸证明,自己是个能吃苦、敢拼搏、有出息的人。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跑过业务,做个保险,买个袜子,做过安利,开过长途车,摆个地摊,工厂坐过流水线,工地上搬过砖……

十多年来,他做过的工种不下百种,只是一做生意就亏本,一做苦力就受伤。

活了大半辈子,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是废物咸鱼,躺平,最舒服!!!

小家伙叫蛋蛋,才一岁半大,可他的语言能力与行动能力明显比同龄的婴孩要强得多。也是这两天,蛋蛋才知道,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异界之神。

只是他的神性刚苏醒,记忆中的东西太少,也很混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了人类的小孩子。

但他知道,必须吃东西,不然就算是神,也会被饿死。

蛋蛋来到隔壁,按不到门铃,就举着空奶罐敲着门。

门打开了,一个30来岁的少|妇站在门口,她抱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身后还跟着两个三四岁的女童,在拉着她的裤子吵着要吃糖糖。

“可怕的人类幼仔,要不是我肚子饿才不来呢。”蛋蛋对着少.妇咧嘴一笑。

少|妇叫刘慧芳,她一见蛋蛋,大喜地拉着小屁孩进了屋:“蛋蛋,你快进来。快进来帮我哄哄她们。”

蛋蛋对着两个稍大一点的孩童诡异的笑了一下,那两个娃娃马上停止了哭泣。

他又伸出手,对着刘慧芳说:“让蛋蛋抱抱妹妹。”

刘慧芳迟疑了一下,虽然眼前这个孩子语言能力比同龄孩子要强很多,但她不相信这一岁半的孩子抱得动自己手中的娃娃。

再说就算是抱得动,但他突然觉得不好玩随手一丢,那就麻烦了。

刘慧芳将哭泣的婴儿放到摇篮里:“你就这样哄哄吧。”

蛋蛋俯着身子过去,咬牙切齿的瞪着眼睛说:“你好可爱呀。”

摇篮里的女婴嘴巴扁了两下,也不再哭了。

躺平在沙发上,打着游戏的袁明东笑呵呵地说:“蛋蛋就是有魔法。他一来娃都不哭了,要不我们把她们都送给犀利哥吧。”——犀利哥是陶开森的雅称。

“他一个蛋蛋都养不好,这三个送过去不都饿死才怪。”刘慧芳说,“你呀,要想生儿子,就好好地赚钱吧。”

袁明东叹了口气:“你也跟我争点气喽,连给我生三个女娃,被那些老乡笑死了。”

“这是我的事吗?”刘慧芳不服气地说:“头条都说了,生男生女是男人来决定的……”

“阿姨,”蛋蛋可怜巴巴的说,“饿!”

刘慧芳把蛋蛋抱在了怀里,拿出汁儿包包揉了揉,塞在了蛋蛋的嘴里。

蛋蛋捏着阿姨的汁儿包包,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吸允甘甜的乳汁。

“犀利哥那家伙就是作,好好的富二代不做,卖掉房子来炒股创业,活该穷死。”袁明东幸灾乐祸地说,“他那两套市中心的房子,拿到现在来卖,一套没上千万也有800万,炒股,创业,呵呵……”

其实,刘慧芳是很欢迎蛋蛋来喝她的奶的,她生的三个女娃,喝奶都很渣,让两个汁儿包包总是堵住。

以前她在外面请过好几次通乳师,一次三百多,人还很受罪。

蛋蛋每次都把她的两个汁儿包包喝得通通的,过程也很享受。

只是不能天天给他喝,不然自己的娃就没得喝了,另外,每次给他喝过之后,她都会虚半天。

                           

原创文章,作者:风灯客道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7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