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劫》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程远,张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劫

小说:玄幻

作者:孔家竖子

简介:江湖已死,人心不古!原本的江湖侠义早已涤荡殆尽,人心中的阴谋诡计开始粉墨登场。时势之中,世人尽是推手!

角色:程远,张合

江湖劫

《江湖劫》第1章 失踪免费阅读

日向晚,旗残喘。

山风渐歇,大地荒寒。

一行人劲装健马拥着镖车,裹着风尘自南而来。车行辚辚,马鸣萧萧,一股不相宜的喧闹,冒然间打破了这片寂寞的天地。

“三叔,今天怕是要贪黑了。”说话的是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劲装少女,容貌俊秀,虽是极力粗着嗓音说话,却依旧透着三分娇嫩之声。

这一程委实不近,山路多,半道儿又没有客栈人家,实是犯了走镖大忌,程远心里这么想着,大嘴反倒一咧朝着几位镖师哈哈大笑,“咱们的江老大八成又是骑马骑累了。”“我江老大怎么会累,就是有点儿怕黑而已。”少女身侧的葛衣少年学着她往日正颜厉色的神情,双手一叉腰间,眉峰倒竖,细声细语的说着,说到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双手捧腹伏在马鞍之上哈哈笑个不停。男学女状原本就夹带着三分滑稽,这葛衣少年又学说的有模有样,直把众人引逗的哄然大笑。

少女脸上微然一红,啐了葛衣少年一口,恨恨地道:“齐师兄你作死吗?”“啪”的一声,鞭子已打在那少年胯下骏马的马臀上。青鬃马吃痛,扬首嘶叫一声,猛地向前一窜,甩开四蹄一溜黑烟儿的跑了开去。少女见那少年不备,险些跌下马来,直乐得前仰后合,拍手叫好。

“胡闹!”为首的老者回头呵斥了一声。少女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登时止住笑声,冲老者吐了吐舌头,掩口又向着别人吃吃地笑着。“老三,我记得前面不远应该是有个歇脚的地儿吧?”程远说道:“非但有歇脚的地方,还是个不小的客栈哩!当家的,咱们快着点儿,过前面这道岭也就到了。”那老者“唔”了一声,“快点吧,小心宝瑞跑远了。”双腿一磕马镫,催马跑在前面。众人扬鞭打马紧随其后,这老者正是这万友镖局的当家人江万友。

众人行了二里多路,只见前方忽然跳出一道松林,生得密密匝匝,遮天蔽日。几个镖师正在感叹这松林浓密的可以遮风挡雨之时,却听程远低沉的声音说道:“大家快一些,过了前面这道乱坟岗青松郁,就有地方可以歇脚了!”

那少女一听“乱坟岗”三个字,身子一颤,心里莫名其妙的慌乱起来。忽听得阴风阵阵,松林哭号,四下里慌乱的看着,突然觉得脖颈处一凉,“啊”的尖叫了一声。少女胯下骏马一惊,往前就是一跳,众人原本也是紧绷着心弦,突然给她一叫,也是吓了一大跳,胆小的也跟着“啊呀”叫嚷一声。

“怎么回事?”江万友一声大喝,中气十足,众人心底登时定了定神。那少女瞄了瞄身后探到道中兀自摇晃着松树枝,羞赧的说着“没事儿!”众镖师暗松了一口气,哈哈一笑。程远嘿笑了一声,心里念着快点过去,也无暇去笑那少女,“行了,快赶路吧!”众人听总镖头说话,个个收敛了笑声。

一轮素月自东山缓缓升起,清冷的月光披洒下来,沿途松影凌乱,乱坟杂处,眼前的一切,渐渐地朦胧起来。

身后草木窸窸窣窣的作响,众人先前稍微放松的心暗暗地又自一紧,有人开始借声壮胆,高声的叱喝着驱马快行。猛地头马一声低嘶,扬鬃炸尾,高侧着头“嗒嗒嗒”往后就是一退。

一个黑影儿蹲在坟头上。

众人距离那黑影尚有数丈远,松林之中光线昏暗,细看之下竟也看不真切。众人正惊疑之际,就见那黑影似乎是动了一动,“吼吼”的咳了两声,竟是一个老头儿的声音。

蹄声乱响,众人纷纷做声勒马,一只手早在慌乱地摸着兵刃。突然黑影儿一晃,似是挪动了一下身子,只见两团亮幽幽的光投来,只看得众人心底一寒,手心处更是冷汗渍渍。

蓦地“吼吼吼吼”一阵阴森可怖的怪笑,听得众人头皮发炸,只见那物突然双臂一展竟有四五尺长,直向众人扑来。那少女一声尖叫,紧紧抓住江万友的胳膊。

江万友说道:“我儿莫怕,不过是一只扁毛畜生!”这一句话说得极为响亮,既是安慰女儿,更是安抚众人的。程远大叫一声,“诸位莫怕,不过是只夜猫子罢了!”说着又冲那飞远的大鸟骂了一句。

众镖师舒了一口气,冒汗的双手在腿上一蹭,正要走时,一阵清脆的铃声,叮叮当当的传来,这本是最寻常不过的声音,此时在这杳无人烟之地听来只觉得毛骨悚然。突然一人叫道:“当……当家的快看!”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从树影中“哒哒哒”地缓缓走来,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火,快点火……”一人吓得叉声喊了一句,众镖师中有人连连说对,正摸索火刀火石之际。“别动!”程远一声喝住众人。黑暗之中举火,反倒更加不易看清前方,仓促之间,程远也来不及解释,只是屏气凝神的盯住那团黑影儿。

那东西身形巨大,一点点朝众人靠过来,众人不敢出一口大气,只觉得太阳穴上的青筋极速的跳动着。虽说心底早已经慌了,仍是就着月光在凝目细辨。却听一人叫道:“是一匹马!”众人听说,心里一松,长出了一口气,方才知道这一声是程远喊的。

一匹马,青鬃马!

“是齐师弟的马!”一名镖师嘶声叫道。众人心又是一悬,齐师弟发生什么事了?是生是死?

程远一把拉过那青鬃马,马鞍摆放的正正当当,一边悬挂的金线刀也在,只是少了一个人,多了一件物事。

一串铃铛,一串普普通通的铃铛,就拴在青鬃马的额头上。

“阁下不用再装神弄鬼了,还请现身吧!”江万友低喝一声,众人偃息凝神,但听见一阵阵山风自松间传来,直如鬼哭狼嚎一般,却是久久不见人影出来,“都别慌,抓紧赶路!”众人早已慌神儿了,哪敢再做逗留,急匆匆的行了一箭之地,蓦地望见十数丈远的地方又是一团黑影,正趴在地上蠕动,程远拦住众人脚步,开口叫道:“宝瑞,是你吗?”

话音甫落,但见那黑影一动,目射红光,“呕吼”一声怪叫,扑棱棱的一声振翅飞去。众人一见,心说自是夜猫子了,往前一看,却仍有一团黑影,一动不动的伏在道中。

江万友双腿一夹马腹,驱马前行,那马不住声地喷着响鼻,前蹄“噔噔噔”只是刨地却并不往前走,“都呆在原地别动!”江万友翻身下马,把半月刀攥在手里,缰绳往程远手里一丢。

江万友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那黑影仍旧是一动不动。凑近一看,却是仰面朝天的躺着一人,脸上赫然有两个血窟窿,兀自冒着血,正是齐宝瑞。江万友一见便知是宝瑞被人害了,这齐宝瑞精明能干,是他最心疼的弟子,本想再过三两年便招他做女婿的,不料今日落得如此下场,不禁枯目蓄泪,双眼紧紧一闭。

一阵山魈般的哭号,随着阴风在山野间回荡着,众人一阵毛骨悚然。

江万友强自压抑住悲恸,忽然觉得肩膀一沉,似是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张开眼睛看时,一个骷髅头牙齿张合着就要咬噬自己。“啊呀”一声往后便倒,同时手上一刀挥出,那骷髅头应声而碎。

再看时,只见道边一棵合抱粗细的松树旁,突然黑影一闪,江万友瞅准时机,一刀刺去。“邦”地一声,这一刀直没入树干之中,江万友暗道一声失手,三两步赶了过去,却见刀缝间汩汩流出血来。

江万友伸手在树干之上一拍,咚咚作响,竟然是空的。半月刀寒光一闪,树皮之下,赫然竟是一个人。

“程远!”双目圆睁,五指箕张,肚子上正自流着血。

树皮之下的赫然竟是程远,那么,马上的那人是谁?

江万友霍地回头一看,刚好那程远赶到近前,月光之下,面皮竟然开始剥落下来,剥落处竟是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江万友不待细想,一刀照面劈了下去。只见程远闪身避过,突然欺身上前,月光之下,一只白森森的骷髅手抓向自己面门。

                           

原创文章,作者:孔家竖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67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