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夏至 郑少恒小说《缺你不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缺你不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孤孤

角色:郑夏至 郑少恒

简介:故事发生在南边的小村落,主角从儿时的相识,相伴,相知再到相爱的故事。平平淡淡的故事,似水流长的爱情。

缺你不行

《缺你不行》免费阅读

“夏夏,夏夏,你可以走了吗?”郑少恒在一栋二层高的红砖楼房门口奶声奶气地喊道,他皮肤黝黑,大大的眼睛在滴溜溜地转着。

“哎,我马上就来。”不一会儿,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小女孩从里面走出来,皮肤白白嫩嫩的,剪着齐耳蘑菇头。她就是男孩口中的夏夏,他俩是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去哪都喜欢结伴同行。现在他们并排走着跳着说着,蹦哒到河边时,那里已经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南方夏季炎热,热浪翻滚,挥汗如雨,一到夕阳西下时,吃过晚饭的男女老少都会趁着余晖的彩霞到河边游泳戏水。男性光着上身,穿着孖烟通(备注:孖烟通是大裤衩),女性穿着短袖短裤。善于水性的,在岸边热完身后,猛地扎进河里,溅起一大片水花,他们像鱼儿似的快活的游着,四肢灵活地划动着。他们还喜欢在水里比赛,看谁先游到河的对岸,谁就最厉害!郑夏至的姐姐和郑少恒的姐姐也在打赌比赛的行列中,他们的姐姐早早吃完晚饭,撇下他俩玩去了。

郑夏至和郑少恒只能在浅水区里呆着,河水刚刚漫过他们的胸口,因为他俩还不会游泳,只学会了憋气。他们的爸爸妈妈姐姐都曾严厉警告过,若是他们被发现去过深水区,那他们下河玩水的机会将会被永久剥夺。

“夏夏,我们来比赛憋气吧!”郑少恒兴奋地提议到。每次郑少恒与郑夏至比赛憋气,都是郑少恒赢,所以对于这个比赛,他总是乐此不疲。

“好呀!这次我憋气的时间一定要比你长,我要赢一次!”郑夏至一边握紧小拳头,一边给自己打气。

“3,2,1”两人深吸一大口气,紧闭双眼,一头扎进水里,水花乱溅,1秒,2秒,3秒,……郑少恒憋不住了,第一个钻出水面,头上、脸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水珠,他用双手抹了几下脸,静静地等待着郑夏至从水里钻出来。过了好一会儿,郑夏至还是没有反应,他着急地大声喊着:“夏夏,你赢了,你赢了,快点出来!”

郑夏至其实也憋不住了,听到自己已经赢了的话,马上想钻出水面,不知道是因为太开心了,有点得意忘形,还是因为憋气的时间过了极限,脚下一滑,身体一晃,竟然站不住了,看着自己被水涌的离开原来的位置越来越远,离郑少恒越来越远,她惊慌失措。

河水已漫过郑夏至的下巴,她惊慌之下想开口求救,一开口就被呛了好几口水。这个时候,郑夏至觉得很非常害怕,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她吞噬掉,无尽的黑暗,窒息的痛苦使得她的双手在拼命挣扎,好在胡乱挣扎的双手意外的抓住了垂落在河面上的柳枝……

用尽全部的力气抓着救命草的柳枝,郑夏至堪堪站稳了,急促的咳嗽声和呼吸声,吓坏了不远处的郑少恒,郑少恒带着关心的语调问:“夏夏,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郑夏至轻轻地摇摇头,单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原本就白皙的脸蛋此时就像一张白纸,毫无血色,等呼吸稍稍平稳后,用颤抖地哭腔说“你把手伸过来,拉我一把,我害怕!”

话音未落,郑少恒已经踩着水向郑夏至走来,伸出手,握紧郑夏至伸过来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往岸边走去。

郑夏至在自己的小手被握紧时,早已跳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地落回肚子里。郑夏至瞧着相互握紧的小手,突然之间就感觉没有那么害怕了。那时候的小夏至是不会明白的,等她慢慢长大后,终于懂得曾经那稚嫩的小手赋予她的东西有很多很多,如力量,温暖和安全感。

等郑少恒和郑夏至相携着上岸后,郑夏至却“哇”地一声哭起来,她蹲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突发其来的哭声让郑少恒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旁边的人都目目相觑。

听到好似妹妹的哭声传来,郑夏至的姐姐和郑少恒姐姐赶忙过来瞧瞧怎么一回事。看到蹲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的妹妹,郑夏至的姐姐忙跑过去安慰。而郑少恒就惨了,被她姐姐用力揪着耳朵教训:“你是不是欺负妹妹了!还不快跟妹妹道歉!”

人在路边走,祸从天上降,郑少恒求饶道:“姐姐,轻点,轻点,我没有欺负妹妹,是她不知怎么就哭了起来!痛!好痛!快点松手,我,我道歉!”

在姐姐的安慰声与郑少恒的道歉声中,郑夏至终于止住了哭声,因哭得厉害,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血色,她一边打嗝,一边解释了事实的经过。

当然了,出了这样的意外,玩是玩不成了。郑夏至,郑少恒以及他们的姐姐穿着还在滴水的衣服往家里走,地面留下了一串串水滴的痕迹。在家门口的小巷上,可以看到郑夏至和郑少恒的家并排紧紧挨着,同样是红砖砌起的两层楼房,而郑夏至的妈妈和郑少恒的妈妈各自坐在自家门口的竹椅上纳凉,手上都拿着一把大大的蒲扇,一边扇着风,一边说着杂言碎语。

一到家,郑夏至的姐姐就把河边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妈妈。可想而知,郑夏至被妈妈明令禁止下水玩了。与此同时,郑少恒也被禁止下河里玩耍,但是他生性调皮大胆,一边敷衍着大人,一边依然故我。

在他的爸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郑少恒学会了狗刨,学会了抑泳。而郑夏至只能静静地呆在岸上,看着郑少恒在水里如鱼得水,她这个旱鸭子也会羡慕,但是那次的意外,让她对水有了阴影,有了恐惧,她再不敢学游泳了。再后来,江边淹死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大人们都以此吓唬孩子们,说河水的深处有水鬼,专门抓那些去游泳的小孩。渐渐地,到河里游泳洗澡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原创文章,作者:孤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rirusch.com/90400.html